《土楼》在祖国大地上回荡
《郑小瑛传》第十四章第四节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269 更新时间:2012-5-7 21:02:25

2002年12月郑小瑛刚丛美国演出《土楼回响》载誉归来,便率团西进,到我国最大的直辖市重庆去介绍整篇的《土楼回响》。

郑小瑛教授认为指挥家和交响乐团的天职就是上演中外经典音乐作品,一旦有了优秀的中国交响音乐作品,作为中国的乐团,就有义务通过大量的演出来进行传播,以满足广大听众的欣赏要求,这是中国表演艺术家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音协党组书记徐沛东也指出:我们要抓纯交响乐的创作,不少获奖作品为什么没有推广开来?因为比赛之后往往就被封存起来,大众都听不到。交响乐的推广需要社会的支持。如果通过与外来文化的交融。吸收,反而毁灭了自己的文化,那是很悲惨的现象。

交响诗篇《土楼回响》是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惟一金奖作品,它将西洋的现代音乐技法和中国原生态音乐巧妙地糅合在一起,通过汉族的一个族群客家人的史诗,表现了我中华民族团结奋斗、顽强开拓、念祖溯根的伟大精神,使西方人和中国人都能产生认同感,一位在华工作了18年的美国教授曾感慨地说:我从这里听到了我自己的心理历程,因为我是一个美国客家人”。这部我国乐坛近年拥有的优秀大型作品,由于篇幅大、难度大,又有较强的地域性(需要特邀两位客家民间艺人参加),目前只有厦门爱乐乐团能够演奏,因此,每当有邀请方来与乐团商谈演出曲目时,乐团总是极力推荐自己的这首“品牌”作品。然而由于交响乐,尤其是大型交响曲在中国往往被人敬而远之,不见经传的“厦门爱乐”当时也不具商业价值,因此要使我国不熟悉交响乐的省市来邀请(这意味着要有一定的经济投入)厦门爱乐乐团去表演中国大型交响曲,更是难上加难。我们只有知道此类巡回的来之不易,才能够理解郑小瑛为什么这么不辞辛苦地、满腔热忱地要使重庆之行能够成功。

 (1)《土楼》在最大的直辖市 重庆《回响》

山城重庆是郑小瑛母亲的故乡,当飞机徐徐降落,小瑛凝望着眩窗外云层底下那一山一水,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激情。60多年前当她还是个孩子时,跟随父母从上海逃难回到重庆的外婆家,然后从这里搬到了成都。跨出机舱,第一眼便看见了前不久在厦门见过面的重庆帮助工业公司的执行董事杨树屏先生。说起这位朋友的故事,还得回到20年前,当时郑老师在西安指挥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有一个青年学生闯到郑老师的排练厅,自我介绍是西安交通大学交响乐爱好者协会的主席,他小心谨慎地来请郑老师去他们学校做一个音乐讲座,没有想到郑老师很痛快地就答允了,后来,他毕业分配在重庆,从做工程师到下海,十几年里始终与郑老师保持着联系,保持着对郑老师和交响音乐的一片真爱,当他知道郑老师创办了厦门爱乐乐团,他一直希望郑老师能率乐团到重庆演出

2002年岁末,杨树屏随重庆九龙坡区政府的领导到厦门参加国际贸易投资恰谈会,正好在集美看到了郑老师指挥厦门爱乐乐团的演出,九龙坡区委有关领导观看了音乐会后,大为赞赏,并当即决定邀请郑老师能率乐团到重庆参加“2003九龙之春音乐会”。于是,郑老师建议为重庆表演两场音乐会,一场较为通俗,含中外名曲和《梁祝》小提琴协奏曲,另一场含品味较高的钢琴协奏曲《黄河》和《土楼回响》。可是九龙区的领导对重庆观众能不能接受大型交响乐没有把握,于是他们将配有闽西土楼风景的《土楼回响》的 VCD 带回去放给重庆的音乐家们看,征求他们的意见,结果音乐家们看后异口同声地说,这真不愧是一部获得金奖的好作品!这个反馈给了九龙坡领导以信心,于是才有了“厦门爱乐”的重庆之行。

当这个消息在山城传开后,立即引起了全市各主要媒体的关注。刚出机场便被捷足先登的记者抢先作了报导。《重庆日报》以“把最好的音乐带给家乡人”为题发布了消息,《重庆经济报》也以“郑小瑛回娘家过新年”为题作了报导。她的到来自然格外引人关注,因此她到达重庆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主人的安排下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

通知发出去后,天色刚晚,市人民大会堂的小礼堂里便挤满了来自报社、电台、电视台的记者,一个个抢占了有利机位、布好灯光,准备进行面对面的采访。

郑小瑛身着深蓝色便装,蓬松花白的头发挽在脑后,一条黑白相间的格子围巾随意地搭在肩上,她快步走上讲台。这就是曾多次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个郑小瑛吗?她是那样朴素大方,虽然未加修饰,却流露出一派优雅的风度和独特的文化气质,记者楞了片刻,随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下面轻声地议论开了,有的在探讨她的祖籍,有的在探问她怎么会在厦门办这么一个爱乐乐团。“请大家静一静!”郑老师微笑着向大家致意,下面立刻静了下来。“重庆的确是我的第二故乡,因为这里是我母亲的故乡,在我还不满周岁的时候,妈妈就抱着我到外婆家认亲。抗日战争时期,我和爸爸妈妈又从上海逃难回到重庆外婆家。为了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还在南岸老君洞住过一段时间。”她就这样缓缓地开始了她的谈话“我记得小时候我和五岁的妹妹常常躲在山坡上树林里听鸟叫,在紧张的战争气氛中,好听的蝉呜鸟叫声曾激起了我对音乐的兴趣。六十多年过去了,我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总是有一种说不清的眷恋之情。”,这段“开场白”引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一下子把彼此的距离拉近了。

她还告诉大家,这次乐团准备演出一部获得全国首届音乐大赛《金钟奖》唯一金奖的作品《土楼回响》。“前不久,我们上北京也完整地演出过这部交响诗篇,由于篇幅较大,在外省巡回演出时,只演奏其中的一两个乐章,在这里演出整部作品还是头一次。”她向记者们介绍了这个中国最年轻的交响乐团的情况,谈起乐团就像谈到自己的女儿一样亲切,“如今女儿长大了,也要带她回来认认乡亲。”她幽默的比喻引起了台下一阵笑声和掌声。

“请郑老师坐下来讲!”有人提出议说。

“在指挥台上,我站了大半辈子,已经习惯了站着说话。站着就得挺起胸,做人也要这样,对吧?”年轻的记者们赞赏地鼓起了掌。

记者们的提问远远超出了原定的范围,有的问起中国交响乐的现状和发展,有的问到要如何提高音乐欣赏水平乐,还有人甚至问为什么很多城市的交响乐团都取名“爱乐”。郑老师就在平日在课堂上那样耐心细致地作了回答,记者招待会开成了音乐讲座。

谈到乐团要尽最大的努力推广中国作品时郑小瑛说,“为什么不多演奏一些我们中国自己的优秀作品呢?”《重庆晨报》的报导以“郑小瑛:把中国的交响乐进行到底”的标题报道了这位老音乐家的心声。

两场音乐会都安排在能容3000人的市人民大会堂举行,这是一座仿照北京天坛的造型建成的重庆标志性建筑,在节日前夕,圆锥形大厦的黄砖红墙绿瓦已清扫一新。122日晚,夜幕刚刚临,耀眼的灯光从不同角度照射着气势恢宏、绚丽多彩的大会堂,烘托出浓浓的节日气氛。早早来到广场上的人们,有的是为了欣赏夜景,有的是在等待音乐会开场。

人民大会堂里座无虚席,重庆人民以惊喜的心情领略了“郑小瑛模式”的讲解和表演,两场音乐会都受到了热烈欢迎,长达40分钟的《土楼回响》演出时,杨树屏特意到大厅门口观察,见到只有5个观众可能有事,提前退了场,全场观众凝神屏息、饶有兴味地聆听郑老师介绍闽西土楼的故事,聆听富有戏剧性的音乐,特别是当九龙坡音协合唱团与乐队一起唱起激昂慷慨的客家之歌时,观众的激情也到了高潮。九龙坡的领导非常高兴,感到虽然为“厦门爱乐”赴渝付出了差旅劳务等费用,但是“值”!郑小瑛在音乐会上说:比起有1000多万人口的重庆,厦门是一个小城市,我期待着重庆的音乐厅,也期待着重庆的职业交响乐团。重庆音乐界的朋友也说,郑老师,你如果早一点来,也许我们早就会有一个合格的音乐厅,和一个好的交响乐团了。

重庆电视台、广播电台对厦门爱乐乐团的音乐会都作了现场转播,《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新女报》、《重庆经济报》、《重庆商报》也都作了跟踪报导。

《厦门日报》也以“厦门爱乐乐团令渝惊喜”为题报导了演出盛况“重庆观众首次通过现场音乐会欣赏到国内最优秀的交响乐作品《土楼回响》”,“观众们都被这部富有有震撼力的作品和厦门爱乐乐团在指挥家有力的带动下,发挥出的精湛演奏技艺深深地吸引了。”

音乐会结束后,郑老师在杨树屏和几位朋友的陪同下,驱车到南岸去寻找她儿时的住地。她还清楚地记得,当年为了躲避敌机轰炸,妈妈在南岸老君洞半山腰的镇江亭租了一幢两层小楼,后来她爸爸在成都谋到了一个全国农村合作委员会总视察的职务,全家才迁往成都安家的。来到半山腰镇江亭,总算是找到了她家住过的那座小楼的废墟,又凭着模糊的记忆,她还找到了后山小时候和五岁的妹妹一起耙落叶的松树林,那时小姐妹俩常常坐在她们自己平整的一块堆松毛的洼地里,静听树林里鸟叫蝉呜的情景。郑老师还回想起儿时与表哥一起偷偷抡起鼓锤学着道士的样子敲打暮鼓暮钟的情景。小瑛的节奏敲得很准,不会被道士发现,表哥一敲,总是被道士抓住,说到这里,郑老师开心地笑了起来。重庆之行使年过七十的郑老师回顾这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旧地重游勾起了老人多少儿时的往事

                  

(2) 《土楼》在我国古都西安上空《回响》

 

再一次是200412月“厦门爱乐”应陕西电视台之邀,赴西安演出两场新年音乐会,而且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这次竟指名要欣赏郑小瑛老师指挥的荣获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的交响诗篇《土楼回响》和李传韵、殷承宗的表演。这是《土楼回响》第一次在福建以外登上了新年音乐会的舞台。
   这反常的情况,使郑小瑛对这背后的故事十分感兴趣。在陕西电视台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她从主办单位陕西电视台副台长王渭林的讲话中找到了答案。原来,王台长80年代初在北京广播学院读书时第一次看到了歌剧《茶花女》的演出,也从郑老师在歌剧开演前的20分钟音乐讲座中学到了许多音乐知识,当时,他作为专业实习,还采访过郑老师。1986年,他已经是陕西台的记者了,当郑老师来西安指挥那 9场“贝九”时,又采访过她。这两年他接任陕西电视台副台长后,前年邀请了奥地利的乐团来举行新年音乐会,去年又邀请了中国民族乐团。这次有几家演出团体主动来联系,王台长却说:你们去邀请郑小瑛老师,邀请厦门爱乐乐团吧。他说:“作为媒体,有责任推广高雅音乐,努力提高西安人民的艺术欣赏水平。”这个故事使郑小瑛动容。她说: “现在各地有经济实力的单位,都会借新年音乐会回报客户、扩大影响,但他们挑选的多为《卡门》、《拉德斯基》等娱乐小品,甚至故意避开内容更丰富、形式更多样的交响乐作品,而使广大听众失去一次次走近绚丽多姿的交响世界的机会,真是可惜。因此,这次陕西电视台在关键时刻竟主点“国产大菜”、附带“西点小吃”,实在难得,这体现了主办单位领导的文化品味和社会责任心,令人敬佩!”而对于她一生坚持音乐普及工作,20年后得到的这样一次反馈,使她感到无比的欣慰。

此次新年音乐会和曲目除了刘湲的交响诗篇《土楼回响》外,还包括钢琴协奏曲《黄河》、柴科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徐振民的交响诗《边寨音画》和中国舞剧音乐及圆舞曲、波尔卡等,可以说是一场以中国交响乐唱主角的新年音乐会。西安人民为厦门爱乐乐团的成功演出,为著名指挥家郑小瑛、王钧时的指挥风采、为钢琴家殷承宗、小提琴家李传韵的演奏艺术深深地震撼。在《土楼回响》的第五乐章里,由86年排演“贝九”时曾与郑老师愉快合作的合唱指挥家焦望增领导的陕西省电视台合唱团185位艺术家盛装出演,把音乐会推向了从未出现过的高潮。演出结束后,有的观众跑到后台对郑小瑛教授说:“真是太好了!西安很少能听到这样高水平的音乐会,真的谢谢你们!”郑小瑛则钦佩陕西电视台领导近年频频举办高雅风格的新年音乐会,也感谢他们对厦门这支年轻乐团的信任。

郑小瑛除了成功地远征日本、美国、香港和在国内的北京、上海、重庆、西安等大城市演出《土楼回响》外,还把它送到了杭州、福州、闽西山区的龙岩、永定下坑广场、土楼振成楼的祖厅、闽北的南平、闽南的泉州和安徽的合肥等地。有时不便携闽西山歌王和树叶吹奏家同行,她也已100多次地演奏其中的一两个乐章,借此宣传我国闽西奇妙的文化遗产――土楼,和当代的这部优秀交响乐作品。

郑小瑛就是这样执着地“推销”这首雅俗共赏的交响诗篇《土楼回响》。我们相信《土楼回响》这部既发挥了交响乐队性能,又充满浓郁的民族风格的作品,通过不断演出介绍,一定能被更多的人了解和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