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 “厦门爱乐”让世界了解闽厦,了解中国
《郑小瑛传》第十五章 第一节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62 更新时间:2012-5-14 11:50:37

 

 

当21世纪到来之际,在郑小瑛率领下日见成熟的《厦门爱乐乐团》开始了新的征程,翻开了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1、《土楼》在日本的“中国文化年”回响  

2002年春末,正值樱花盛开时节,厦门爱乐乐团应厦门友好城市日本佐世堡之邀,与由朱亚衍市长带领的厦门市政府访日友好代表团同时参加了为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及佐世堡建市100周年的庆典。

厦门爱乐乐团此次访日,除准备演出中国交响乐《边寨音画》和获得中国首届音乐金钟奖金奖的交响诗篇《土楼交响》,和早已脍炙人口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外,还将与佐世堡合唱团共同演出日本著名作曲家团伊玖磨先生的歌剧代表作《夕鹤》选段,以纪念这位全身心致力于日中友好及文化交流的朋友。此次出访也受到双方政府的重视,中国文化部指定,此次访问演出列为2002年在日本举行的中国文化年活动之一。

这场音乐会的起因要追朔到1997年10月郑小瑛应老朋友日本著名作曲家团伊玖磨之邀,到东京去参加他的歌剧新作《建》首演之时。那时团先生大病初愈,看到他又能站在指挥台上领导自己的歌剧首演,大家都非常欣慰。郑小瑛告诉先生,她刚刚应邀在厦门创建一个交响乐团,团先生高兴地说,你的乐团什么时候建起来了,我可以让佐士堡与你们交流。那时郑并不知道佐士堡与厦门是友好城市,但是后来团先生认真地安排了一个节目单,上半场由团先生指挥厦门爱乐乐团伴奏佐士堡合唱团演唱由团伊玖磨作曲的《西海赞歌》,下半场由郑老师指挥有佐士堡合唱团参与的《土楼回响》,两部都是赞颂各自家乡的作品,日方出合唱队,中方出乐队,这是一个见证日中友谊的音乐会。真是一个绝妙的策划。日中文化流协会副会长伊藤京子女士访问厦门时,郑小瑛还请她将《土楼交响》的录音带带去交给团伊久磨先生,并转致问候。团先生也转告郑,他将在2002年5月指挥中国交响乐团举行他的作品音乐会,届时将邀郑小瑛一起再讨论一些细节。不幸的是,第二年就传来了团先生在第50多次率团访问中国时,竟在苏州突发心脏病,把自己最后的心跳,留在了他深爱的,而且为了日中友好付出了毕生努力的土地上。郑小瑛没想到团伊玖磨先生就这样走了,他走得那样匆忙,都来不及和他的中国朋友话别,交待一下他对音乐会具体的设想,就这样永远地走了。她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友而悲痛,也就不再惦记佐士堡之行了。没有想到,2001年春佐世堡市市长光武显访问友好城市厦门时仍向乐团发出了欢迎他们参加2002 年佐世堡建城100周年庆典的邀请。原来团伊玖磨先生早就向市长朋友提及此事了。于是,厦门市高兴地接受了这个邀请,并积极安排和支持年轻的爱乐访日。于是双方共同拟订了上述能够体现中日友好和对团先生表示感激和怀念的节目单

 

厦门爱乐乐团访日的首场公演是在神户新松方音乐厅举行的。神户的爱乐者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得知中国著名指挥家郑小瑛将率领厦门爱乐乐团前来访问演出,消息传出,票子随即预订一空。演出前两小时,大厅里已是座无虚席,人们肃静地等待着音乐会的开场。在热烈的掌声中,风度翩翩的郑小瑛教授登上了指挥台,随着她指挥棒的起落,歌剧《夕鹤》中富有日本民族特色的旋律响了起来,团依久磨先生的音乐被这位来自中国的女指挥家演绎得准确而生动,它静静地流进了听众的心里,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给了乐队也给整个演出充分的肯定和赞赏。乐团首席小提琴蹇爱独奏,王钧时指挥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郑小瑛指挥的交响诗篇《土楼交响》选段,更是把把对故乡的眷恋和闽西的风情表现得淋漓尽至,也获得了日本观众热烈的掌声。。神户的乐迷和旅日华侨、华人共600多人欣赏了这场精彩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全场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了对来自中国的音乐家的赞扬与崇敬。

神户的中国留学生、音乐硕士沈金云小姐来到后台,挤进了簇拥着郑小瑛的人群,一把握住了郑老师的手激动地说:演出太成功,太精彩了!《土楼回响》使人震撼,《梁祝》令我感动。

随后,她在写给北京《音乐周报》一篇题为《在日本听厦门爱乐》的乐评中写到《土楼交响》是一部气势如虹、富有民族韵味而又出新的作品。整个乐队专情于指挥,专情于音乐,形成一个整体,在听众的脑海中,用有限的音符勾画出令人产生许多联想的客家生活画面。舞台上的郑小瑛,既有驾驭千军万马、虚怀若谷的气魄,又不失女性的敏感、细腻、温柔,音乐在她的手下或行云流水、或急风骤雨,没有丝毫娇柔做作,作曲家所要表现的一切全部融入了音乐,具有大师风范。第一次听这部作品,手边界没有总谱,乐曲运用西洋作曲技法,充分吸收客家音乐的素材,令我耳目一新,精神振奋。作为从事音乐研究的人来说,在听音乐时是很挑剔的,对演奏者的音色、技术以及乐队音乐的整体表现力、协调能力及舞台风度在内心都会加以评判,这部极富民族特色、风格各异的作品竟如此美妙,令人荡气回肠、震撼人心,我为我的同行能用本民族的音乐打动日本人民的心而激动不已。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