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利人和--“厦门爱乐”方便搭架海峡两岸音乐之桥
《郑小瑛传》第十六章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133 更新时间:2012-5-14 12:05:59

(1)两次台湾行 编织海峡情

 

郑教授第一次赴台演出,是在1995年9月,她曾随李德伦、韩中杰、严良坤等著名指挥家率上海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一行200余人组成的《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演出团赴台演出,乐团在台北、台中、高雄演出了三场,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的欢迎。郑小瑛在音乐会上,指挥了叶小钢的交响曲《地平线》并与青年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合作演奏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此行最使她感动的是抵达台北的当天,负责接待的人员从护照上得知那天竟是她的生日,于是在欢迎宴会上,推出了一个六层的大蛋糕,全场数百人献上鲜花,欢唱祝你生日快乐,郑小瑛的眼睛湿润了,这温馨的一幕,永远印在了她的记忆里。

2001年秋天,在北京举行的缅怀著名指挥家李德伦《深秋的追思》音乐会上,郑小瑛教授与台湾最具国际影响的指挥家、社会活动家、台湾交响乐团团长陈澄雄先生同台指挥,郑教授指挥老柴“悲怆”交响曲的风度令陈先生折服,他说:我一定要邀请你去台湾。20024月30日郑小瑛教授应邀第二次来到台湾,这次是她首次与已有近60年历史的台湾省交响乐团合作,分别在台湾中部地区的三个县、市举行了交响音乐会,除演出了大陆作曲家徐振民取材于云南地区少数民族音乐素材、的交响诗《边寨音画》,并与台湾交响乐团去年举办的21世纪寰宇华裔协奏曲大赛的单簧管演奏获奖者刘凱妮合作了德国作曲家韦伯的《降E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和长笛演奏获奖者林逸芳演奏了丹麦作曲家尼尔森的《长笛协奏曲》及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曲》。乐团中相当多的女性管乐手和低音提琴手,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经过一周合乐排练,5月8日郑小瑛和乐团一道来到南投县,这里的地震虽然过去了将近三年,但仍可看到许多灾害留下的痕迹。

入夜,新建的南投县演艺厅灯光明亮,由低到高的座位上坐满了等待演出开始的爱乐者。神采奕奕的郑小瑛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快步登上了指挥台,随着她划出的起拍,响起了《边寨音画》那优美清新而气息悠长的彝族山歌旋律,人们在乐声的引导下像是走进了彝族山寨,领略观赏山清水秀的美景,倾听温馨的独白式的吟唱。当富有弹性的节奏伴着活泼跳跃的音乐奏响时,眼前又出现了阿细跳月的热烈欢快场面,首尾呼应的旋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随着指挥的收拍,观众仿佛才从欢乐的情境中走了出来,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指挥在一次次的掌声中加奏了一首人们十分熟悉的民歌小调《小放牛》,观众有节奏地鼓掌。与大陆文化同源的台湾听众,如此欣赏和热爱独具民族特色的交响音乐,令郑小瑛感动而欣喜。     

5月9日郑小瑛来到环境优美,风景秀丽的新竹市,这里是台湾重要的文化科学城市,一些著名大学和科研院所都设在这里。乐团来到清华大学艺术中心演出,受到了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演出开始前,郑小瑛教授讲到近二十年来曾多次到北京的清华大学举行交响乐演出和音乐讲座,这次能和台湾清华大学的同学们面对面地交流感到格外亲切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仍旧按照她一贯的做法,在演奏每首曲子前,对作曲家及创作的时代背景、作品的风格特点作了简约的介绍。当韦伯的《降E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奏响时,听众惊叹刚从德国赶回来参加表演的青年女演奏家刘凯妮那极为流畅和力度鲜明的高超演奏技巧和音乐表现能力;郑小瑛对林逸芳演奏的节奏复杂的尼尔森《长笛协奏曲》的准确配合,同样使观众折服,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柴可夫斯基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表现了19世纪后半期在沙俄统治最黑暗时,俄罗斯平民知识分子在威逼人类命运主题的威胁下,苦恼彷徨和到人民中去追寻欢乐的心理历程。由于郑小瑛教授深入浅出的讲解引导和充满激情的指挥,这部旋律优美,充满着哀愁情绪和奋力搏斗精神的乐曲,在最后人民节日热情如火的欢乐快板结束时,全曲完美地推向了高峰。台下齐声高叫安可!乐团加演了一段准备好的,《小放牛》后,安可!之声仍此起彼伏,在热情的大学生们有节奏的掌声中谢幕五次之多,最后只得再奏一遍《小放牛》,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新竹的音乐会结束后,一位老者被人搀扶着颤颤巍巍地来到后台,原来这是一生在海峡两岸从事音乐教育的名师苏森墉老先生。郑小瑛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老人生于台北,11岁随父母西迁漳州,1937年再回祖籍福建永定古竹,并在永定一中任教。1946年春夏,永定开过一场由苏老师策划指导轰动一时的音乐会,半个世纪后,仍健在的许多老人还津津有味地回述当年演出盛况。抗战胜利后,苏老师回到台湾到新竹高中任教,对当地的音乐教育付出了毕生精力。郑教授得知苏老师对客家音乐有过研究,而且还健在新竹,便托人打听到了苏老师的电话,打算请苏老师来听音乐会,并赠他有关《土楼回响》的资料和光碟,向久别故土的老人传达一些家乡音乐文化的信息。年过八旬的老人患有帕金森氏症,听说仰慕已久的女指挥家、永定同乡郑小瑛教授来新竹演出,不顾年迈体弱,坚持由学生搀扶着来参加了这场音乐会。并亲手将编印精美的厚厚一大本《苏森墉作曲集》亲手送给郑教授,吃力地说:“我退休后到过世界各地听过许多音乐会,今天的音乐会最使我激动。老人的眼眶里含着热泪,紧紧握着郑小瑛的手,不忍离去。

台湾著名作曲家、乐评家黄辅镗,也特意从台南赶来相会,两位音乐家促膝谈心,交换资料,说不尽两岸音乐家合作的成就和未了之情。

在台中,郑教授还意外地见到了曾到北京参加《爱乐女交响乐团》的优秀小号手简惠婷。原来她的老师就是台湾交响乐团的首席小号,他把郑老师来访的消息告诉了现在已在台中的三所中学任音乐老师的简惠婷。郑老师看到7年前还是个黄毛丫头的小姑娘,现在已是一位婷婷玉立的青年教师了,师生在台湾重逢,格外激动欣喜。

郑老师与简惠婷相识还是在1995年夏天,当郑教授为了迎接世界妇女代表大会组织“爱乐女”交响乐团时,曾从各中学管乐队里挑选了一些女学员来突击培训,但能够在交响乐曲中担纲的小号手可不是半年能培养出来的,于是“爱乐女”的团长司徒老师通过台湾的朋友,著名小号演奏家叶树涵,介绍了台湾全省比赛三次连得第一名的师范大学女学生,年仅18岁的小号手简惠婷来北京助阵。她成功地完成了交响诗《嘎达梅林》中的 high C 高音,在音乐会上,激动的郑老师大声对大家说,“有人说,老外女子能吹号是因为她们从小吃的是黄油牛奶,而这位小姑娘可是来自台湾,是我们的同胞,谁说中国的女儿就不如男呢?” 她还向观众热情地表扬了小简的表率作用,小简至今还保存着使她终身难忘的北京之行的录相带。

5月10日在云林县文化局的音乐厅举行的最后一场演出,取得同样成功。那晚,陈澄雄先生从欧洲访问演出赶回来为郑教授设宴送行,祝贺郑教授台中音乐之旅演出成功。时值陈水扁上台,陈澄雄被迫离职,乐团人心浮动,当了解到对岸已有一个优秀指挥领导下的厦门爱乐乐团时,也有演奏员向郑老师打听是否能到厦门去工作?

200510月郑老师邀请陈澄雄指挥来厦门执棒,曾经领教过大陆各乐团在不合理体制下

散漫无作为,低效率、低质量现状的陈先生,对年轻的“厦门爱乐”有极高的评价,他对媒体说:郑老师的处世和对音乐事业的积极态度,已化成“厦爱”全体伙伴的敬业精神,因此我直言“厦门爱乐“是海峡两岸交响乐事业唯一的一线曙光。不论是团员或行政人员们积极向上的精神,或团员们努力学习、团队精神,都足以为两岸同仁作为典范。

2006年10月第20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在在台北召开,“厦门爱乐”应邀带《土楼回响》去访,也是由于陈先生的大力协助和支持,才得以顺利成行。

 

 

 

 

(2)“厦门爱乐”情深金门 

 

目前由台湾管辖的金门岛距厦门仅2000多米,两个人民的语音相同,风俗习惯一样,人民经常往来,历来与厦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海峡两岸人民的交往加深了,两岸的文化交流也日益频繁。对岸的金门迫切希望近在咫尺的厦门能把这些年的建设成果、科技成果、文化成果与金门同胞共享。

近年来,金门音乐协会也在探索如何增进青少年之间的交流,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想邀请厦门的文化、体育团体到金门交流表演,2002年,金门教育局卢志辉局长和许能丽课长就曾来鼓浪屿拜访郑小瑛,口口声称,希望大师能有赴金门讲学,郑小瑛也表示,希望厦门爱乐乐团能够有机会到金门演出。

2004220日,金门县一百多位中小学生来到厦门音乐岛爱乐厅,第一次面对面地向厦门爱乐乐团的演奏家们求教,乐团的各声部长用了两天时间认真辅导这批初学器乐演奏的孩子,并为他们作了一次示范性的演出,郑小瑛教授亲自指挥并讲解,使孩子们受益匪浅。学生们将录像带了回去,轰动了金门的各个学校。金门的老师和家长们看到了学生们迅速的进步,更加积极活动,要邀请厦门爱乐乐团的音乐家们到金门去指导有更多学生可以受益的音乐夏令营。经过双方的努力,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2004年暑假,金门音乐协会第一次尝试邀请厦门爱乐乐团的演奏家前往金门,为学生开设器乐教学课程。

厦门爱乐乐团对金门音乐协会的邀请十分重视,决定利用乐团的暑假,到金门辅导学生。郑小瑛教授亲自组成了由乐团各声部长和骨干的教学团,过问教学计划、选定曲目、准备乐谱,还给大家进行了指挥法的初级培训。

718日上午,厦门爱乐乐团的音乐家们怀着兴奋的心情,登上了停在鼓浪屿码头登上了直航金门的新集美号客轮,乘风破浪,穿过平日只能远眺的大担、二担等小岛,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了金门。首次来到金门的音乐家们一登上岸,就感受到了同胞们的似火热情,码头上鲜艳的大红标语写着热烈欢迎厦门爱乐乐团来金门指导,学生们排成两行挥舞着一束束鲜花整齐地高喊着欢迎!欢迎!,有的还迎上前来帮老师拎乐器。《金门日报》报导中以头题报导著名指挥家郑小瑛教授应邀率厦门爱乐乐团各声部首席来金门指导青少年管弦乐队夏令营,为两‘门’文艺交流再写新的篇章。

教学团的老师们匆匆用过午餐便来到了金城高中的校园内,这里,来自金门各区的中小学音乐夏令营的学生们已带着自己的乐器急切地在等候着来自厦门的老师们了。

人口不到5万的金门,学生人数也只有8千多,踊跃地报名参加音乐夏令营活动的就有300多名,而且,学生们也拥有较为齐全的乐器,几乎可以组成两个交响乐队,也可看到金门人对音乐的重视和投入。

被选上参加音乐夏令营的260多位同学分为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长笛、单簧管、双簧管、大管、萨克斯、小号、圆号、长号、大号、巴里冬、打击乐等15个组,每组学生多达38人,少则1人。他们按程度高低分为A团和B团。其中A团学习器乐的时间稍长一点,B团的学生有的拿起乐器的时间才几个星期,面对着这一批渴望学习而程度又参差不齐的学生,大家立即调整教学方案。

郑小瑛教授由于在全国电视歌手大奖赛担任评委,从北京匆匆赶回厦门时已晚了一天,她顾不得休息,第二天便赶到了金门。金门县县长李炷峰在郑教授到达金门的当天便会见了她,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希望厦门与金门之间炮声消停,乐声飘扬,更希望今后两门的文化艺术有更多的交往。他向郑教授赠送了介绍金门风土人情的画册《经典金门》,郑小瑛教授也向李县长赠送了福建省的土楼模型,她希望有一天,《土楼回响》也能在金门奏响。
   郑小瑛来到排练教室,只见老师们正一个音一个音地把着手教孩子们练习,为及时纠正学生的错音,经常用喊声才能让几十支乐器停下来,才来一天,乐手们的嗓子都喊哑了,大家最需要的药品竟是“金嗓子喉宝”,然而却没有人告假,仍然带病坚持教学。金门学子的刻苦好学,深深打动了乐团的演奏家们,看到学生每天在进步,老师们十分欣慰。

第二天,当郑教授登上讲台面对这些根本不懂看指挥的孩子,真是傻了眼,年逾古稀的郑教授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程度太低而放下指挥棒,而是耐心地带领着这些初学的孩子们去聆听,去演奏,从如何发出比较准确的声音,到如何与别的声部协调,再到如何整体地演奏出一部作品。老人一点一滴地教,善于与学生交流的她很快便让孩子们听懂了她的意思,也很快让这批学习音乐只有几个月甚至有的才几个星期的学生懂得了应当如何和大家一起演奏音乐作品,孩子们高声欢叫来表现心中的喜悦,使等候在一旁的老师和家长十分感动。

到金门的第三天晚上,郑小瑛教授顾不得每天四五个小时的劳累,还主动为金门音乐协会的成员们举办了《土楼回响》音乐讲座。郑小瑛教授用娓娓动听的语言和富有客家风情的音乐向金门人民介绍了神奇的永定客家土楼文化,音乐传递着有深厚历史积淀的中华民族精神,令金门的音乐人士深深感动。

723日晚,在金门县文化局演艺厅的舞台上,郑小瑛教授指挥200多名音乐学子演奏了一台丰富多彩的音乐会。当金门的老师和家长们看到自己牙牙学音的孩子居然能在郑小瑛教授的指挥棒下,准确地演奏出了《庆典》、《蓝色探戈》、《森吉德玛》、《晚会》、《瑶族舞曲》等优美的乐曲时,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持续不止,孩子们飞速的进步,让金门的老师和家长惊呆了,最后厦门爱乐乐团音乐家们的示范表演在热烈观众的要求下返场了九次,观众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这场优美的音乐会也让观看演出的金门父母官们震撼了!

让厦门人感动的是,金门的音乐协会仅有两三个专职人员来安排这次大规模的活动,但在金门音乐夏令营中,处处可见活跃着的一批义工。他们有的是学生家长,有的是没有直接参加夏令营工作的老师,也有一些是其他行业的人们。他们每天早出晚归,积极接待来自厦门的音乐家,还把自己家里的汽车和照相器材提供给夏令营使用,还陪同厦门爱乐乐团的音乐家们参观了美丽的金门岛,陪大家参观了岛上保存完好的古迹,和金门特景“风狮爷”,也让大家品尝了金门特产的贡糖和高梁酒;还带大家来到距厦门最近的烈屿(即小金门),那里的同胞在乡长林金量的带领下早早就在码头等候客人,在烈屿乡公所的欢迎会上,村乡长还介绍了当地的地理环境、风土民情,使大家进一步感受到同根同源的中华古老文化在两岸的共同传承。音乐家们站在小金门的西北角,眺望着对岸的大红标语“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和自己在厦门前埔的家宅,心里对这咫尺天涯,更有了无限的感叹。一周的活动胜利结束,临别时,金门的爱乐师生们列队欢送,一送再送、依依不舍,大家都希望能早日三通、“统一”,使厦门-台湾—金门的乐声能够真正自由飞翔。

200651315日在泉州九牧王(中国)公司的支持下,厦门爱乐乐团应金门县长和金门音乐协会的邀请,访问金门,在郑小瑛教授的率领下,带上中国和福建、台湾题材的交响乐如 梁祝、“鹿港庙会”和 土楼回响”,还有中外经典作品,举行了两场音乐会 ,音乐会受到金门听众狂热般欢迎,乐团不得不多次返场。金门日报以“厦门爱乐迷人音符 风靡浯岛”为题,盛赞《鹿港庙会》热闹激昂,《土楼回响》百转千迴,吸引爆满听众,叫好又叫座,精彩演出,博得满堂彩!还报道了:厦门爱乐乐团一行拜会李县长,双方盼以乐声取代炮声,让美好音乐飘扬金厦海峡,在金门音协理事长多次恳请下,郑小瑛教授应承将继续协助金门音乐教育的发展,为增进两岸同胞的了解和亲情,继续奉献音乐家的热忱.郑小瑛还表示希望厦门爱乐乐团今秋赴台湾演出时能够从金门直航,音乐会后,激动的李县长对郑小瑛教授表示将尽力争取厦门爱乐乐团今年10月能够经过金门直航台北,郑小瑛高兴地说,那我们就成为两岸文化直航的先锋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