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必应,只要是为了中国
《郑小瑛传》第十七章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968 更新时间:2012-5-14 12:08:40

 郑小瑛应邀创办厦门爱乐乐团的同时,她个人仍然有求必应地到祖国各地执棒当地乐团,其中包括在人民大会堂庆祝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20周年的大型音乐会“春潮颂”,庆祝“五四”运动80周年的“青春之歌”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的“祖国颂”等国家重大活动;参加中国交响乐团为指挥界泰斗李德伦举行的追悼音乐会、参加中国爱乐乐团邀请我国八位指挥家庆祝他们建团五周年的音乐会、与国际著名钢琴家殷承宗合作在美国卡内基音乐大厅举行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音乐会和为国际著名歌唱家迪里拜尔在北京保利剧院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两场独唱音乐会的执棒,以及多次应邀在北京、上海演出和举办音乐普及讲座,也不辞辛苦地去过俄罗斯、泰国、美国和新疆、哈尔滨、大庆、太原、石家庄、兰州、西宁、大连、青岛、长沙、株洲、南昌、贵阳、广州、福州、漳州、泉州等地约40多次。

1、黄河边上演“黄河”

 

2004年青海省首届黄河文化旅游节要在《为黄河喝彩》的开幕式上,邀请殷承宗前往演出钢琴协奏曲《黄河》,他立刻邀请与他多次默契合作的好友郑小瑛前往执棒。能有机会到“高原梨都”贵德县的黄河边上去演出《黄河》,激起了郑小瑛的向往,她立即表示了同意。

9月中旬的西北,已透着一片寒意,从兰州乘夜航机直飞青藏高原东北的西宁,飞机升空不久,从机窗向下望去,太空上下一片漆黑,显然黄河两岸的城市早已入睡了。半夜到达时,远远便看见导航的路灯发出的微光,当飞机降落在停机坪上时,郑小瑛才发现只有这么一架飞机孤零零地停在那里,和中部沿海的省城相比透露出几分苍茫。虽然寒气袭人,主办这次活动的青海艺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代表们早已等候在机场了。

第二天下午在西宁开始排练,担任协奏的是青海省民族歌舞剧院和西宁市歌剧团乐队临时组合的乐队,教授发现他们中除了有几位有花白头发的老乐手外,大多是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小青年,问起来,才知道即使学过专业也几乎没有演奏过贝多芬或莫扎特,可是这次殷承宗却要演奏肖邦的协奏曲,面对这样一支乐队,教授心里顿时感到不安。可是从乐队队员的脸部表情,看得出他们对这次演出充满了热切的期待,但排练时间只有一天半,殷承宗只好保留了肖邦第二协奏曲的第二乐章,而由老师尽量帮助他们练好钢琴协奏曲《黄河》和红旗颂。所幸的是尽管时间很短,大家却非常认真,有明显的进步。

第四天全体出发到位于西宁南部的贵德县。发源于青南高原巴颜喀拉山脉雅拉达泽山东麓的黄河流经这里。从西宁到贵德的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公路上穿行,翻过海拔3600的卡基山时,正下着大雪,修路工都披着棉袄在劳动,车内虽很温暖,也使人感受到丝丝寒意。天黑了,驱车去宾馆的路上很少看到行人,可是远远便看见霓虹灯闪烁映照着“梨花别墅”几个大字,车走近时,便看见身穿藏族服装手执花束、举着鲜红欢迎横幅的姑娘排着长队等候在门外的草地上了。她们热情地迎上前来,有的献上雪白的哈达,有的手捧青稞酒送到了客人面前,这热情的迎宾礼,驱散了寒冷,令人陪感温馨。两位贵宾分别被安排在两幢小楼里,服务热情周到,但总感到有点冷清。郑小瑛刚躺下觉得暖气太热,半夜被冻醒,才记起主人交待过的这里日夜温差很大,也算是领略了大西北的威风。

第二天下午才演出,上午,素来爱好访古探源的郑小瑛教授,顾不上休息,随着当地的接待人员游览了这座只有4万居民的古城。地处“丝绸之路”中段的贵德城,历史上曾是进藏的必经道口,当年唯一的交通工具只有骆驼,商家的驼队要在这里补充给养,造就了它的繁荣。那些残留的城墙断垣,见证了它曾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郑小瑛饶有兴致地参观了城里的玉皇碑阁,发现这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神庙,有的庙里参杂供奉着儒、佛、道、观音和妈祖(!)等并不同根同源的众神,在这里和谐共处一堂。她还来到城郊一座明代的六层宝塔下,仰望着屹立在礁石上历经了600多年风雨苍桑的古塔,从碑记上看,来往这里的商旅都保持着各自的信仰和生活习俗,也可以看出贵德人民自古以来就具有对来自境外和中原过客的包容性,心里不免升起几分感慨。

郑小瑛随着带路的同志信步走到黄河边,只见对面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峰,山脚有一片绿洲,清澈的黄河缓缓在从这里流过,河边横着一块钱其琛同志题写的 “天下黄河贵德清”的大牌子,仔细一看,水下却有湍急的旋涡,她悟出了这条不屈的母亲河从源头就孕育了它奔放的性格。

演出的舞台就搭在黄河岸边的砂砾坡上,盛装而来的观众早就坐在小凳上等侯了。郑小瑛站在指挥台上,她的左手边就是清澈碧绿的黄河,她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心情,照会着钢琴家殷承宗,举起了指挥棍。没料到刚演奏完《黄河颂》,便刮起了一阵大风,天边的乌云向这边涌来,接着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宽广而平缓的黄河显得惴惴不安,风把帐篷和幕布吹得呼拉拉响,两位大师的头发和外衣都淋湿了,水珠在琴键上跳动,乐谱被水泡湿了,乐队却在坚定的指挥率领下继续认真地演奏,观众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倾听,两位大师似乎忘记了一阵阵扑来的风雨,反而更加兴奋,带领大家在风雨中奋然前行。通过《黄河愤》和《保卫黄河》,奏出了黄河两岸人民悲愤的倾诉,和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华儿女奋起反抗敌人的昂扬斗志,也表现了黄河的雄浑气势。

琴声有如急风暴雨,广场上一片肃静,在风雨中聆听《黄河》的观众,直到琴声嘎然而止,如梦方醒,才报以热烈的掌声。演出深深打动了数百位第一次聆听这首名曲的观众的心,与黄河面对面地演奏这首气势磅礴的乐曲,歌颂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令两位大师沉浸在一种难以名状的激情之中。

郑小瑛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动情地说:“这次能来贵德县的黄河边上指挥《黄河》使我非常兴奋,我会永远记住这次特殊的难得的演出。”她还应记者的请求为《西宁日报》题词“能在母亲河源头指挥钢琴协奏曲《黄河》是我最大的荣幸。”

                      2  卡内基音乐厅和硅谷的欣慰 

2005年深秋,郑老师又一次应好友殷承宗的邀请,赴纽约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及美国华商会成立一周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与新阿姆斯特丹交响乐队合作,联袂演出钢琴协奏曲《黄河》、红旗颂和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卡内基音乐厅是1890年由钢铁大亨安德鲁·卡内基投资兴建的,这座高达六层气势雄伟的音乐厅,以出色的音响效果闻名于世,被世界乐坛公认为是接纳全球第一流音乐家的殿堂。厅内二三层是包厢,基本色调以红黄两色为主,目前仍是世界上最豪华的古典音乐演出场所。当年,1893  9月28由柴可夫斯基为其开幕式剪彩,并为其首演音乐会执棒。这次美国华商会和美国纽约国际影视公司有幸邀请到两位华人音乐大师在卡内基音乐厅同台演出,机会十分难得,因此格外受到社会的重视。

1029晚,盛大的纪念音乐会在卡内基音乐厅举行,从美国各地慕名而来的3千多名观众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向这两位享誉世界的华人音乐家表示了欢迎和致敬。

场内安静下来,随着指挥的起拍,黄河滚滚的波涛声和船夫高亢号子的琴声响起,如怨如诉的旋律奏出了两岸人民悲愤的倾诉,急风暴雨般的琴声,有如起伏翻卷的黄河直泻千里,发出了保卫黄河的齐声怒吼,来自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在异国的土地上又重温了中华民族共同的灾难和坚韧不屈的民族精神。在一再的返场之后,一段“保卫黄河”竟唤起了全场的击掌同和,大家一起站起来兴奋地欢呼鼓掌。还有的观众激动得马上向国内亲友报告,听到了一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激情音乐会!美国华商会为了对两位大师表示敬意,还向二位音乐家颁赠了“杰出艺术家”的纪念牌。

112郑小瑛又应邀飞到旧金山,为硅谷的中国工程师们举办了一场音乐讲座,介绍了交响诗篇《土楼回响》。

她和我谈起这次讲座和为科学家乐队的排练经历时,仍十分感动:“硅谷是美国的电子工业心脏,就在旧金山,那里聚集着一批中国的科学界的精英,他们听说我要到美国,便设法与我联系,一定要请我去他们那里做一个音乐讲座,还希望我给他们的硅谷爱乐合唱团排练一次。我说‘排练一次也没有用啊,而且美国华商会已经为我订好直接返京的机票,回去后我还要马上到俄罗斯演出。’他们却说, ‘把原定机票放弃吧,我们负责给你另定经旧金山返北京的机票。’还说‘请您过来吧,大家其实就是想念你,想见见你啊!’他们的诚意使我无法拒绝,也让我特别感动。”

她到硅谷的当天晚上就被拉到一个硅谷合唱团团员的家里,一顿自助餐成为了“新闻发布会”,兴致勃勃的工程师们打听着一切与国内音乐有关的事情,有人说:老师,当年你带“爱乐女”室内乐团到我们南开大学演出,礼堂里坐得满满的,我好不容易挤到了你的跟前,听你讲,听你们演出,我永远也忘不了.今天我又坐在你面前,太高兴了。第二天一早,一个叫“高山流水”的音乐网站又邀请老师参加一个直接与爱好音乐的网友们交谈的网上论坛,老师高兴地说:你们这是让老太太也“时尚”一回啊!没想到在一个小时里,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十人来向她表示问候和敬意,有的来问音乐和有关指挥的知识,还有人打听当年曾向他们介绍中外经典音乐的志愿者“爱乐女”们的近况,还有一个人问起20年前郑老师曾在报上呼吁社会关注音乐人才外流的现象,不知近来情况如何了?还把她当年发表的文章贴在了网上;………。原来,十分关心祖国音乐事业发展的郑小瑛经常有针对性地对一些社会现象发出呼吁,或提出建议,她先后发表在全国性和地方报刊上的文章有100多篇,已约30多万字。

原来他们中许多人是八、九十年代看过她指挥、听过她讲座的全国各地的大学生。老师无限感慨地说:“我真的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居然还在念叨当年曾经向他们传播音乐种子的我。也许就是那样一堂普普通通带讲解的音乐演出,或者是歌剧开演前二十分钟在休息厅里传播的一点音乐知识,竟让这些漂洋过海的科学家们至今年还念念不忘。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真是被他们的真情深深感动了!”

郑小瑛告诉我,当初她并没有期待过人们的感激,只是极力地希望这些还不太懂的欣赏交响乐的年轻人能够分享她对美好音乐的感受,希望人们的心里美好的东西多一点,就知道如何去战胜和征服丑恶。她相信“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理念,也坚信总有“阳春白雪,和者日众”的一天,所以几十年来埋头苦干,只去耕耘,不问收获。她开心地说:这次在大洋彼岸的意外收获给我带来了幸福,我感受到了“春华秋实”的喜悦。”说罢,她灿然地笑了。

 

                 3. 伏尔加河畔的萨拉托夫 

作为2002年被小柴比赛推动的中俄文化交流的续篇就是2004年5月科契涅夫邀请郑小瑛在他任艺术总监的俄罗斯萨拉托夫模范歌剧舞剧院指挥了一场意大利歌剧《茶花女》,老师对此行深有感触,她说,四十多年前,我在莫斯科第一次登台指挥了歌剧《托斯卡》,没想到七十五岁的我,会再有机会在俄罗斯执棒歌剧。

在萨拉托夫她遇到了在国内多次想联系的青年指挥家林涛,他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公派留学生,在国立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获作曲硕士和指挥博士,又两次在国际指挥比赛中获奖,现任萨拉托夫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于是他开始应郑老师的邀请赴厦门任客席,2005年成为厦门爱乐乐团首席客席指挥。

20051113,刚结束美国之行的郑小瑛,应萨拉托夫市以什尼特可命名的爱乐乐团团长C.B.克拉斯诺晓柯娃的邀请,又赶场到了俄罗斯,指挥了一场交响音乐会。

   11月7下午飞抵莫斯科后,萨拉托夫市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厦门爱乐乐团的首席客席指挥林涛正好在莫斯科有录音,他来机场郑老师,并送她到火车站,她又接着了16个小时的火车,于118中午到达俄罗斯中部位于伏尔加河畔的萨拉托夫。

前年郑小瑛来萨拉托夫歌剧院指挥《茶花女》时曾经听过林涛排练莱斯毕基的《罗马之松》,那是个训练有素的大乐队。可是119开始排练的第一天,郑小瑛看到的却是一个稀稀拉拉坐着40来个人的乐队,一连三天都是这个来,那个走,虽然来出席排练的人都很认真,但是一个集体表演团体没有全体都出席的排练,哪里谈得上效率和质量!郑小瑛着急了,到演出的前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她严肃地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吗,我的日程排得非常满,上周才在美国东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60周年演出了一场重要的音乐会,接着又应美国西部硅谷中国工程师们的邀请在那里举行了音乐讲座,回到北京时差还没倒过来,就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我这样忙碌不仅是为了一场音乐会,而是为了增进我们两个伟大民族之间的伟大友谊。我作为一个曾经受业于俄罗斯指挥教授的中国人,为了我们之间的了解,也为了向我的恩师的祖国汇报,我是非常看重我们的每一次合作的。我不理解你们的现状,也许你们并不看重这场音乐会?作为音乐家,我们要对每一场演出的质量负责,要对每一个观众负责!”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下去, “这次我带来了几首中国乐曲,你们对这些音乐并不熟悉,必需认真进行排练啊!” 这一席出自肺腑的真诚表白,触动了在座的演奏员,乐队队长坐不住了,他立即站起来,当场就做了动员和安排。

事后她才了解到,由于近年来俄罗斯经济发展比较缓慢,乐团演奏员平均月工资只有50美元,乐队首席、教授们才每月100美元,由于政府对乐团的支持削减了,今年夏天就有15个演奏员辞职另谋生路,因而伤筋动骨了。现在的排练只能靠临时借用音乐学院的学生来维持,但学生经常要上课,无法保证全勤,这当然会影响已经低落的士气。

老师听后心里有些歉疚。没想到第二天,乐队终于一个不少地到齐了,队长竟激动得跑前跑后流下了眼泪。俄罗斯乐手们的音乐素质还是不错的,连排进行得很顺利,保证了演出的基本质量。乐手们虽然受到严厉批评,却并不感到委曲,他们议论说,没有想到这位年过七十的老人家竟是如此认真、如此敬业的一个指挥家,她给我们上了一堂人生课。

   11月13晚郑小瑛指挥演出了莫扎特的《A大调钢琴协奏曲》和柴可夫斯基的《意大利随想曲》等,担任独奏的是俄罗斯优秀钢琴家、萨拉托夫音乐学院教授塔吉亚纳·康。同时还演奏了徐振民作曲的交响诗《枫桥夜泊》,王西麟的《火把节》,鲍元恺的《走西口》和黄安伦的《塞北舞曲》等中国交响音乐作品。

  音乐会十分成功,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俄罗斯人对中国指挥家和中国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友好和热情,每首乐曲结束后都报以长时间的掌声,音乐会结束时,更有持续十来分钟有节奏的掌声,郑小瑛三次回来答谢热情的听众。报刊好评如潮,甚至说:“没有听到这场音乐会的人将永远遗憾。” 乐队演奏员对郑小瑛的敬业精神和指挥造诣也十分钦佩,音乐会后向她频频祝贺,并真诚地希望她能再来合作。

钢琴家塔吉亚纳·康与郑小瑛一见如故,她作为老一代苏维埃人怀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对曾在莫斯科学习过的郑小瑛更是关怀备至,还带她参观了使俄罗斯人引以为自豪的萨拉托夫音乐学院、城市画廊和博物馆等。还对她说:“我们好像相识已久,你不仅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家,也是一个有完善人格的人。”曾经来厦门执棒“小柴”比赛的萨拉托夫歌剧院艺术总监柯契涅夫又在家里宴请了郑小瑛,他们像老朋友那样回忆在“小柴”比赛期间愉快的合作,念念不忘厦门爱乐乐团对他的善意支持。老一代苏维埃音乐家对中国人民的尊重和友好感情令郑小瑛感动不已。

  郑老师回忆起这场音乐会时说:“能够用音乐与听众的心灵沟通,那是一种极大的幸福,听众的热情说明他们和我们一起感受到了音乐带来的幸福,这次出访确实是达到了中俄文化交流和增进民族之间了解和友谊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