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乐迷的故事
《郑小瑛传》第十八章 第七节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633 更新时间:2012-5-14 12:22:10

 20018月厦门爱乐乐团赴江、浙巡演归来, 郑老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我总算见到华迪康了!

 记得春节过后,我去鼓浪屿郑老师家拜年,只见钢琴上摆满了从国内外各地寄来的贺卡。其中有一张寄自江苏溧阳县的上面写着,“祝愿百年人不老,但愿百年似今朝”, 落款是“华迪康20012月于溧阳。”

我不禁好奇地问:“郑老师,江苏溧阳县也有您的朋友呀?

“啊,你说的是华迪康吧?他可是一位与我通了十几年信,可是从未见过面的老朋友。说起这位‘老乐迷’来,真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哩。”她让我坐下,充满感情地给我讲起了爱乐老人华迪康的故事。

华迪康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从小爱好音乐,青少年时期曾梦想有一天能进入音乐学院,由于种种原因,他的梦想未能实现,但他对音乐的热爱却与日俱增。他没有别的嗜好, 听音乐成了他唯一的业余爱好。他患有严重的胃病,多年前,他的胃被切除了4/5。 每天晚上总是音乐伴着他入睡,而他最喜爱的作曲家是莫扎特和贝多芬,听多了,他自己竟悟出,认为前者是乐中带苦,而后者则是苦中有乐。是美妙的音乐带给他乐观的生活态度和丰富的精神生活,是美妙的音乐陪伴着他历尽沧桑,从青年走向老年。

80年代初,华迪康在电视上看到了郑小瑛指挥的演出,以后又从电台里听到了她的音乐讲座, 老华被她指挥的风采和她对一些经典音乐作品深入浅出的讲解所吸引。从此以后,他几乎每场不漏地收看和收听郑小瑛的音乐会贺讲座。后来, 华迪康又在报刊上看到关于郑小瑛除了长期坚持演出前的讲解外,还经常到学校、单位、工厂和农村去举办义务音乐讲座的报导,对这位著名指挥家为普及和发展我国音乐事业的奉献精神由衷地钦佩, 于是提笔给郑小瑛写了一封信以表达他对音乐家的敬意。华迪康怎么也想不到, 这位国际知名的指挥家竟在百忙中给他这位远隔千里、素不相识的乐迷郑重地回了一封信, 信中除了表达对他关心高雅音乐事业发展的感激和赞赏外,还谈到了她对普及工作的一些想法。

从此以后,华迪康开始上图书馆收集报刊上有关郑小瑛行踪动态的资料,凡是有郑小瑛参加的文化交流活动,到过什么国家,演出了什么节目,得过什么奖,包括新华社发布她在国内外执棒或参加一些重要演出活动的报道,他都会从报纸上剪下来寄给她。然后在每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给郑老师寄去一张贺卡,并在明信片背面写上几句祝贺的话。其中除了每个新年、春节和生日的贺卡外,还有祝贺她在苏联留学时期在莫斯科国立音乐剧院成功指挥歌剧《托斯卡》30周年纪念、有祝贺她1985年荣获法国文化部颁发的法国文学艺术荣誉勋章10周年、祝贺她赴芬兰指挥演出歌剧(1988-1991)三周年;1991年在北京指挥纪念莫扎特逝世200周年、1995124日赴芬兰瓦萨歌剧院指挥《卡门》胜利归来等等。郑小瑛也应他的要求,给他寄去她在国内外演出的海报和照片。

有一次华迪康在信中谈到, 他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很喜欢的一盘录有贺绿汀改编的管弦乐作品《森德吉玛》的磁带弄丢了,感到十分可惜。没料到过了不久,郑小瑛竟在百忙中为他复录了这首曲子,还寄去了她在香港管弦乐团指挥贝多芬《第三(英雄) 交响曲》的演出实况录音。

1962年春节前夕,郑小瑛收到了华迪康寄来的一把18K金的钥匙书签,他在来信中说,那是他在美国费城留学的女儿寄给他的,他夫妻俩商定,要把这个金钥匙书签转送给他所崇敬的指挥家。郑老师对我说:那时侯人们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书签,因此我收到这把“金钥匙”的时候心里非常激动,但我觉得实在担当不起,于是立即寄还给了他,并且给他写了一封感谢信。 从华迪康保存的郑小瑛给他的这封回信中可以看出她当时的心情,她在信中写道,我收到的是一颗热爱音乐,也热爱音乐家的滚烫的心.....但这是您女儿寄赠给父母的珍贵纪念品 ,上面寄托着远方游子的一片深情,我只能接受您的厚意,已经把它拍了下来以作纪念, 但原物务必请您收回。华迪康收到退还的金钥匙真的生气了,并立即给郑小瑛回了一封信,要她无论如何要收下他夫妇俩这份心意,回信措辞有些不高兴。

过了不久,华迪康在郑老师的生日前夕,又把那把金钥匙寄了回来,并附上他亲手刻制的一枚生日纪念章,图案的中央刻的是五线谱和一根指挥棒。从来自己不庆祝生日的郑小瑛只好收下这两件珍贵的礼物,她在回信中写道,“这些年来, 您真诚的厚爱令我十分感动,这绝不是‘谢谢’二字所能表达的。我不过是一名‘乐海导游’,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能从您这位从未谋面的听众那里得到如此的友情,欣慰莫过于此了。 这些年来,也许正是许多来自民间的关爱和鼓励,才使我总是有精神去挥舞我的小白棍, 去与人们分享我从美妙的音乐中得到的欢乐,去教育青年一代健康成长。”

我听完她回忆那些故事,又翻阅了那保存得完好的一叠叠、明信片、首日封、纪念封,十分感动,乐迷们的景仰,并没有使郑小瑛沉醉,反而使她生活得更清醒,她时常反思,希望自己做得更多些,更好些。

1999年末,国家邮政总局发行了一套100位新中国艺术家的明信片, 其中有一张展示了郑小瑛指挥的风采,她用这张明信片给华迪康一家送去了新世纪的祝福,这恰好是华迪康正在搜集中的一张明信片,使他喜出望外。华迪康立即给郑小瑛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郑小瑛在写给他的回信中说,“作为一名音乐家,正在做着应该做的事, 哪里值得您这样的关心爱戴, 面对这份诚挚感人的盛情,今后只能更加努力地工作来报答无数像你一样忠实的听众对我的期望和厚爱,使我有限的生命更具有价值。”

这次乐团在欢庆中国共产党建立80周年的巡回演出中来到常州,下午四点钟,她在宾馆里刚要休息,忽然听见轻轻的敲门声,开门一看,一位满头白发、风尘朴朴的老人手里拎着一个塑料提袋站在她面前,他呐呐地叫了一声 “郑教授,你好。”郑老师稍一定神,便叫出声来:“啊,你是华迪康同志吧?”两位通了20多年信却从未见过面的老人的双手紧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她收到过华迪康寄来的一张张明信片和来信,她多么希望有一天能见到这位相知而并不相识的老乐迷啊!老人告诉她,前天他从报上得到厦门爱乐乐团来常州演出的消息, 今天一大早就从家乡溧阳乘公共汽车赶了70公里来到常州, 想来看望他仰慕已久但从未见过面的女指挥家,想当场聆听她被报刊称之为“郑小瑛模式”的讲解。从老人诚挚的眼神里,郑小瑛感受到了一位普通听众对她深厚的情谊。

老人刚坐下,便递过一个小包说,“您辛苦了,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新茶,给您润润嗓子吧。”小瑛接过茶叶半响说不出话来,十几年来,他们两人都盼望着能见上一面, 可见了面真不知从那里说起。他告诉她,收到邀请他到厦门过春节的信时,已经大年初五了, 他以后一定要去厦门拜访郑老师。

2001629晚上在常州红星剧院,华迪康老人总算是亲眼看到了他向往已久的这场音乐会,她觉得郑教授比他想象的更年轻,更平易近人,也更有活力。

当乐团最后演奏完选自《土楼回响》的《硕斧开天》时,台下观众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手捧鲜花的孩子上台刚给郑奶奶献完花,一位白发老人随后也从容地登上舞台献花来了,台下的观众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郑小瑛从老人手里接过花束后,向观众介绍说:“他是来自溧阳的华迪康老人,我们相识并且通信已经十多年了,可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台下热烈的掌声打断了郑老师的话,这时老人转过身来向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一步步慢慢走下了舞台。这持续了近二十年的音乐情缘,这纯真的情谊,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究竟有多深。

演出结束,郑老师没有来得及与老人告别,她想老人也许已经乘晚班车回溧阳了,她不放心,按照他留下的号码给他家里挂了电话,他的老伴说,老华可能到他兄弟家过夜了。这天晚上,郑小瑛难以入眠,她想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一早乐团就要离开常州了,以后和老华见面的机会更少, 她后悔自己没有好好接待老华,没有向他表示感谢。夜深了,郑老师想明天清早再给老人挂电话吧,结果第二天郑老师打电话时,他已经乘早班车回家了。郑小瑛就这样带着歉疚的心情离开了常州,以后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来回报无数像老华一样关注和热爱她的听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