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着深情厚谊的纪念品
《郑小瑛传》第十八章 第八节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806 更新时间:2012-5-14 12:22:45

在郑小瑛教授半个世纪的指挥生涯中,曾获得过许多国内外颁发的奖章、奖杯和奖状,她客厅里有一个专门珍藏着她的老师、朋友、爱乐者和观众送她的纪念品的玻璃柜,这些琳琅满目的小礼品,几乎每一件都记载着一段动人的故事,记载着她对音乐事业的执着追求,记载着她成功的欢乐和荣誉,也记载她的奋斗的音乐历程和热爱她的乐迷们的深情厚谊。

纪念品中有三峡大坝的基础,中堡岛地下的一小段岩心,正是由于1991年在李铁映同志率团下进行的这次参观,才有了2005年刘湲所作合唱诗篇《三峡回响》的首演;有我国第一座特大型三跨吊钢箱梁悬索桥的缆索截面,正是从这座海沧大桥通车开始了她与厦门市副市长潘世建的友谊;这里有她的合唱指挥启蒙老师杜马舍夫专家送给她的一个叮叮咚咚带响的不倒翁塑料娃娃,有她的苏联导师、功勋艺术家安诺索夫教授和法国著名指挥皮里松在中国指挥歌剧《卡门》首演后送给她的指挥棍;有她的歌剧导师巴因送给她的俄罗斯牛角工艺品和银质套杯,上面刻着:赠给天才的女学生郑小瑛;有获得国际指挥比赛金奖的学生送给她的意大利歌剧大师威尔第的雕塑头像。有荷中友协的朋友们送给“爱乐女”表示依依不舍惜别之情的一滴大大的玻璃眼泪,有爱沙尼亚的乐手们送的十分精致的小木鞋,她们说“希望你穿上它早日再回来”,有在比利时为莫桑艺术节开幕式执棒时布鲁塞尔朋友送给她的,用尿液浇灭了炸药的引火索,从而保卫了这座城市的小英雄的铜雕像,有意大利朋友赠送的都灵的小斜塔、威尼斯狂欢节的假面具,有从美国新墨西哥州一望无际的白色沙漠上“顺手牵”回来的一小瓶雪白晶莹的白沙,郑老师把它盛在一个透明的玻璃花瓶里,上面戴上一定小墨西哥牛仔帽;有美国堪萨斯-密苏里市长赠她的城市钥匙,澳大利亚朋友送她的脖子上挂着铃铛的小袋鼠和考拉熊。有芬兰瓦萨(Vaasa)歌剧院合唱团的朋友在她指挥完《蝴蝶夫人》后送给她的一件由她们自己手绣蝴蝶和一轮红日的宽松T恤衫,和一条漂亮的芬兰武士佩戴的腰刀带,这件男性的装饰品,也让激动的老太太带上它登上了歌剧谢幕的舞台,还有一个硕大的芬兰木勺,上面用烙铁烫着 Kitos Mme.Zheng,因为郑曾经用14道(包含使他们大为吃惊的炒鸡蛋!)美味的中国菜款待他们,他们称郑为“圣诞老太太”,希望她用这个大木勺继续喂养这些北极圈旁边的孩子们;还有芬兰伊尔玛约基(Ilmajoki)为他们引以为骄傲的农民起义领袖雅寇依尔卡(JAAKKO ILKKA)制作的纪念品;还有芬兰莱黑雅(LAIHIA)人带有自嘲幽默风味的一个椭圆形的大镍币,它的正面写着“莱黑雅的一马克”,几丛小树(据说当地一棵古树的图像上过芬兰纸币),还有一根被劈成上下两片的火柴;反面写着:“莱黑雅”,然后是用芬兰、瑞典、英、德文字写的:“芬兰的苏格兰(苏格兰人一般被认为是守财奴)”,原来,人们都认为莱黑雅人虽然有钱,但是他们最吝啬抠门,连火柴都要劈开使用,于是他们干脆自称是‘芬兰的苏格兰人’,甚至付人一个马克还舍不得撒手,双方拉扯,以至把本来园的镍币都拉曾椭圆的了。………….

她欣赏抚摸着那些充满感情、承载着期望的小礼品,给我讲起了那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和赠送者那一句句热情的说明和叮咛。

她还记得在芬兰排练歌剧《卡门》时,她认识了一个热情的,性格很独立的女士,她对郑小瑛说,音乐大师我只崇拜两个人:指挥家穆蒂和男高音多明哥。可是当她看到郑小瑛首演的《卡门》时,中场休息时就冲出去买了一束鲜花,按照芬兰的习惯送到了后台,在郑演毕谢幕时,由服务员送到了郑的手上,花束上附了一张贺片,上面写着:“You are the best!”为了表示感激,郑小瑛请她到临时的“家”里尝尝中国菜。她带着相机来了,恳请郑再做一个指挥动作,让她拍一个照。郑说,她不喜欢装模作样,女士继续恳求,振声手指着她说:你真淘气!咔嚓!她竟拍了一张。然后她又恳请郑小瑛写一个中文的“You are the best!”,郑随手就写下了“你是最棒的”。第三天郑的门缝里塞进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拆开一看,原来是一件印着那张郑小瑛照片的T恤衫,下面印着一行中文字“你是最棒的!”郑小瑛打开房门,看到了那位女士带着调皮得意的笑容站在门口,她俩兴奋地紧握双手不约而同地说:“You are the best!”接着便大笑起来。

 郑小瑛教授收藏了数百张不同作曲家、不同版本的唱片和光碟,有一些是指挥家和朋友们送给她的,其中有一套歌剧《卡门》的原版密纹唱片,使她最为珍重。1986 “文革”结束不久,中央歌剧院到上海演出《卡门》,一天开演前,一位拎着提包的青年人从后台门口向她走来,经自我介绍,那是一位律师。他轻声地说: “郑老师, 今晚我有机会在家门口看您指挥的《卡门》,我代表全家感谢您。”

说着,从提包里取出一个布包说,“我们全家都喜欢看你指挥的歌剧和古典音乐,过去家里买了许多经典曲目的唱片, 可惜在‘文革’‘扫四旧’中被红卫兵砸毁了, 只剩下我母亲藏起来才没被抄走的这套《卡门》的快转唱片。我父亲生前曾欣赏过您指挥的歌剧《卡门》, 他想不到中国竟有这样棒的歌剧指挥家,临终时,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套唱片保存好,以后有机会亲手送给您。”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那装唱片的纸袋 ,一套精美的老唱片显露出来。 那一脸文静的年轻律师接下去说,“去年,我上北京开会就带上了它,可惜没打听到您家的地址,只好又把唱片带了回来。没想到这次能在上海见到您,我母亲又把这套唱片找出来,要我一定要把这件父亲生前就想送给您的礼物亲手交给您,请您就收下我们全家的一片心意吧。” 郑小瑛双手接过这份凝结着他一家人深情厚谊的礼物,感动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半响说不出话来。

谈到这里,郑老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那青年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就转身告辞了,这些年来,我曾指挥过一百余场歌剧《卡门》,那位白发老人临终前的叮咛经常温暖着我的心,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家两代人的真情和苦心。”

我在郑老师的礼品柜里,还发现了一个刻着她肖像的雕工精湛的瓷盘,问起这件礼物的来历,她接过我手里的瓷盘,轻轻抚摩着,给我讲起了这个瓷盘的故事。

那还是1994年冬天她去济南巡演,即将上台时,一个工作人员轻声地告诉她,在演出结束后,有一位她的乐迷想亲手把一件礼物交给她。果然,在演出结束的热烈掌声中,一个中年人走上台来,神情严肃地把一个沉甸甸的精美纸盒送到郑老师手上,她打开一层层闪亮的包装纸,真把她惊呆了,原来那瓷盘上面竟是用雕刀一点点凿刻出来的她的一张神态逼真而又充满激情的指挥照,曾被《人民音乐》用作封面。瓷盘下方的落款是‘单孟渤’。”这位名叫单孟渤的朋友告诉她,他是一位美术工艺师,也是一位爱乐迷,曾在电视上多次看过郑小瑛的指挥, 她那高雅的气质、卓尔不凡的风度和轻柔有致、激情澎湃的指挥,把他带入了美妙的音乐世界。单孟渤一直想为她制作一件工艺品,送给他所喜爱的这位女指挥家作纪念。 后来看到了《人民音乐》封面刊登的那张十分传神的照片, 于是决定就以这张照片为蓝本刻一个瓷盘作为送给她的礼物。他花了一个多月的业余时间,一点一凿地雕刻,心里想着如果能亲眼看到郑教授的指挥,再亲 手把这个瓷盘送给她,该有多好。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郑老师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对我说:“我双手捧着那个无比珍贵的瓷盘,仔细端详着那刻在上面自己的肖像,想象着这位朋友用小钢凿一下深一下浅地雕刻的神情,心里真有说不尽的感激。是啊,还有什么礼物比它更珍贵呢?这个瓷盘凝结着这位素不相识的听众的一片深情, 也承载着一位普通听众对我的关爱啊!

200311月厦门爱乐乐团从江浙巡回演出归来,我发现郑老师的书架上又增添了一个小女孩坐在钢琴上表演的相片。“她是谁的孩子?” 于是郑老师高兴地让我看了一封信:“我俩是一对60余岁的老年夫妇,是杭州汽车柴油机研究所的高工。八十年代我们带着儿子在杭州大剧院观看了“茶花女”和“卡门”,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演出前,您在大剧院大厅里站在一只木质肥皂箱上向听众介绍交响乐时的动情的面容;我们当时就紧紧挨着穿着黑色礼服的您,为您的语言说深深感动。最近中央电视台又介绍了您在进入老年后又到厦门组建厦门爱乐乐团的经历,我们为您对音乐事业的执着追求,对艺术人生的高尚情操所深深感染,我们是多么希望能再一次看到您优美的指挥身姿,聆听您激动人心的讲解呀!”……“这次一得知您将率厦门爱乐乐团来杭演出, 我太太虽然数月前因高血压住过院,也坚持要听这场音乐会,我打了三次电话到剧院订票,是最早去购票的听众,感动了售票处的张女士用了赞助单位的广发卡为我们打了6折。………….这是我们在美国的,5岁的小孙女正在弹钢琴的照片,我们恳切希望能得到一张您穿指挥服的签名照片,我们要永远记住您的形象,学习您的精神,让您的名字,永远在我们一家和华人中间传颂!”

郑小瑛还珍藏这许多爱乐者的来信,有一封来信写着:小瑛大姐,我是您执着的“追星人”,由于对音乐的热爱,我崇拜您这位驾驭音乐的“驭手”,从少年到中年,漫长的追星路延续了四十多年。

另外一封:“在电视上您告诉女性朋友:要自立,就要自强,自强才有自尊!使我特别感动,我女儿鼓励我,您天天念叨多么崇拜郑老师,为什么不给她写信呢?您都这么大岁数了,别留下遗憾哪!”

另外一封:“您说在您的生活天平上事业永远是第一,因为只有事业的主动是自己能掌握的,………这对我这个男性也有很大的启发,您的“艺术人生”我看了三遍还想看,太感动了!”

还有一封:“我是当年北海友谊合唱团的小团员,50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们漂亮帅气的辅导员,亲爱的郑老师,请接受我最美好的祝福!”

……………………………..

……………………………..

这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一封封诚挚的来信,体现了热爱音乐的人们内心深处对郑老师的深挚情谊,这一切会像对待她所钟情的音乐那样,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美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