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海滩上的革命歌声
《郑小瑛传》第十八章 第九节
作者:杨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897 更新时间:2012-5-14 12:23:26

  郑小瑛,这个50多年来为共和国的音乐建设付出了辛勤劳动,并获得了诸多赞扬和荣誉的老文艺工作者,若要问她怎么能这样义无反顾地坚持在“音乐为人民”的岗位上,她一定回答你:因为我曾经是一个文工团员,我始终认真地对待党对我的文艺思想的教育;那就是树立“音乐源于人民,音乐服务人民”的文艺观,那就是始终追求人民性与艺术性的统一。

郑小瑛特别珍惜在革命的文工团里受到锻炼的那四年,那时,她年轻单纯、风华正茂,她贪婪认真地吸收一切新思想、新观点,而且让它们成为自己人生观的基础。因而,她非常留恋那个时期同志们之间真诚的革命情谊。中原大学从开封南下武汉后,便改名为中南财经大学了,但文工团的老战友们还是于1988年组成了中原大学文工团校友会。在武汉的几位校友的热情参与下,起着联络沟通作用的‘校友通讯‘已经办了50多期,校友会还通过组织老战友们外出旅游来锻炼身体、陶冶情操、叙旧道今、联络感情,已经多次在全国各地安排了成功的聚会。由于工作太忙,郑小瑛只参加过在开封举行的第一次怀旧聚会,重访那曾经洗涤过大家心灵的革命熔炉,那第一次抡起双臂指挥大家高唱革命歌曲的地方,郑小瑛禁不住又带大家唱起了“同志们,我们打起背包,同志们,我们整齐步伐,到前线上去,到前线上去!”锣鼓又敲响了,热烈的大秧歌又扭起来了,只是当年正值青春花季的小伙子大姑娘,今天都增添了白发皱纹,光阴似箭啊!

   打那次以后的几次聚会,郑小瑛由于工作离不开,都没能参加,错过了多次与大家聚会的机会,只是从校友通讯上知道朋友们一个一个地离去,心里一直非常遗憾。2004年春天,她在非常忙碌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给校友会长陈宛华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宛华:

   最近我老在想,不知大家有没有意愿来厦门一游?这里有海、有山、有美丽的城市、有新鲜的空气,十一、二月气候温和(最多穿一件毛衣),这里虽然除了郑成功的遗迹、陈嘉庚的墓地鳌园和南普陀,没有太多名胜古迹需要你匆匆忙忙地去观光,但住在鼓浪屿这个我国最早被帝国主义者看中登陆的殖民地小岛山坡上的疗养院里,可以俯瞰大海岛屿,可以漫步在被称为“万国建筑博物馆”的幽静小巷里和轻浪沙滩上,非常适合老人多住两天放松休闲;另外,如果大家有兴趣,还可欣赏我们乐团的周末交响音乐会。至于费用,大家只要负担自己的往返旅费就行了,其它在厦一周的基本食住和观光车费等都由我来解决。唯一要注意的是,美丽的鼓浪屿是个步行小岛,这虽有益于健身,但对脚力较差的同志就不太合适了。岛的电瓶车可在各景点之间代步,但比较贵(根据不同路程,每人10元-100元)。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不知有多少人能来,你能估摸一下告诉我吗?谢谢你。”

得到了校友会热烈的响应后,郑小瑛就在鼓浪屿好友秀华的帮助下,到鼓浪屿跑了好几趟,进一步落实了住宿、交通和旅游等细节,终于在114日,喜出望外地迎来了43位老战友和25位家属在内的68位客人,虽然大家都已七老八十,行动不便,有的拄着拐棍,带着针药,有的由孙女推着轮椅,有的还带着心脏起搏器,但是大家共同拥有的对那个难忘时代的珍惜,对那时革命友情的眷恋,还是把大家集合到了祖国东南边陲的厦门。那些天郑小瑛兴奋异常,除了从一张张皱纹横纵的面容上重新认识几十年未见的老友,并与每一个人热烈拥抱问候外,她还认真安排好了大家的食宿参观,还请大家在优雅的‘爱乐厅’里欣赏了由她执棒的‘周末交响’和学生免费音乐会,在音乐会的最后,她转过身来对观众说:下面请允许我为我50多年前在一起摸爬滚打的老战友们加演一首当年我们天天都在扭的“大秧歌”,来纪念那永远不会忘却的青春岁月!她还安排了一个座谈会向大家汇报了她近年创业的艰难,和普及交响乐的体验,聆听了各位老战友在不同岗位上的成就和安详幸福的晚年,在座谈开始时她大声宣告:“今天这里没有官儿,也不分成就大小,只有文工团员”!接着,她还满怀激情地大声唱出了她的心愿与祝福:     “战友们(那么荷嗨――大家马上像当年一样齐声和应着),厦门聚会嘛(荷嗨!),

想当年十八九岁(西里里里洒拉拉拉索罗罗罗汰),今天都七八十了(荷嗨);

革命情谊(嘛荷嗨),难忘怀(那么荷嗨),

愿大家健康幸福(西里里里洒拉拉拉索罗罗罗汰),永葆青春(嘛荷嗨)!”

  这首当年天天由大家填词演唱的‘大生产’调,一下子把大家又带回到那个火热的青春年代。会后大家站到鼓浪屿音乐厅的台阶上留影,除了全体照,免不了还有各种组合出现,于是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现在已经需要老伴搀扶的胖老太太王平,当年可是文工团“收留”的缺着一个门牙的小不点儿孤儿,文工团解散时她被分配到新疆,退休后住在湖南女儿处,她以为她应当算是‘湖南片’的,至少是‘武汉片’的,可是由于他后来并没有在那边工作过而遭到“质疑”,这时小王平委屈万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郑小瑛赶紧搂着她,指着当年在武汉的合影说:“谁说不是武汉的?有照片为证”!这一声哭号,一片泪花,把大家的心又一次勾回到了那个纯真友情的年代。

尽管郑小瑛马上就要到西北出差,她还是挤出时间与大家在鼓浪屿景观最好的“海上花园”会餐,还领着大家沿着美丽的海岸,游览了菽庄花园、钢琴博物馆、郑成功纪念公园“皓月园”,当大家走过海滨的一片开阔的沙滩时,大家禁不住在小瑛的指挥下放开喉咙,唱起了当年演唱过千百遍的革命歌曲。听吧!《人民的战士过长江》、《这一仗打得好》、《运盐队》、《约法八章》、《跟着毛泽东走》、还有郑小瑛当年写的《胜利折实公债票》……,一个接着一个,此时他们面对的仿佛不是大海,而是刚刚获得解放的,欢乐而又惊喜的新区群众,心中再一次激发起当年那种无比纯真的革命热情。

厦门聚会,有那么多老战友应邀而来,园了郑小瑛心中的一个梦,她非常感激大家的深情厚意。而日益步入髦髦之年的大家,也认为这次是最难得、最完满的一次聚会,特别感谢郑小瑛老战友真挚的感情和周到的、朴实无华的安排,使老友们在休闲游览中沟通了信息,回忆了往事、增进了感情和友谊,觉得人人都年轻了几十岁!

在郑小瑛执棒的音乐会上不断擦眼泪的巩呈祥感动地说:“交响乐在我国群众基础差,搞普及困难很大,我看到小瑛在这方面兢兢业业、不屈不挠,付出了那么多心血,这种敬业精神,我是既佩服又感动,止不住眼中的热泪。我以有这样一位老同学、老战友而感到自豪!”

小瑛的老战友,著名笛子演奏家孔建华因事无法来厦,但他托人带信道:您的指挥艺术既细微见精,又奔放大气,刚柔相济,引人入胜,得到中外观众的热烈赞扬和衷心爱戴;特别是您的演奏加简介,给交响乐的普及开辟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天地,这是郑小瑛的艺术风格,也是我们中大文工团为人民服务的传统风格,也是‘三个代表’思想在音乐领域的具体体现。您的确是一位伟大的人民音乐家,我们为有这样一位校友感到骄傲。”

张瀛与陈光因病无法来聚,但郑小瑛使他(她)们想起了她在文工团的宣传队伍里,总是走在前面领头打大鼓,手磨破了贴上胶布接着擂的飒爽英姿,女同志打大鼓,这在当时,独一份!

“你擂着红色的大鼓,迎接了人民的解放;

你将自己的整个身心,溶入道新中国的乐章。

你拥有东方女性的柔美,又兼备革命战士的刚强;

在你指挥棒下流动的千万个音符,汇合成奔腾的黄河、长江;

你早已五洲四海扬名,却仍深恋着故国的土壤;

让高雅乐曲的春风,早日吹拂得大地鸟语花香。

  

    郑小瑛一生以乐会友,有了众多的知音,但她认为当年威武的大镲手,今日是沈阳师范大学离休教授的庞鸿钧怀着激动的心情所赋的这首诗歌,最是她心灵的知音:

            五十年 征途方向明   ――献给中大文工团校友厦门聚会

我们投身革命,已过去五十多个春天,

               中原大学和她的文工团,在其中仅只占三年到四年;

为什么这一短暂的历史,那么引人回味,怀念?

为什么这个时期的战友,有一种特殊亲近的情感?

每一次校友们聚会,这问题都在我头脑中盘旋。

 

现在,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因为这段时间,是我们人生的根本转折点!

在这之前,人们想到未来眼前一片黑暗,

在这之后,我们树立起崇高的理想信念;

在这之前,几乎人人都在小天地里打转,

在这之后,我们把命运同国家民族相连。

 

我们庆幸,不失时机进‘熔炉’接受冶炼,

我们庆幸,文工团成为奉献自身的第一站;

是她培育的革命精神,拨正了我们五十年征途的方向盘!

有了它,我们曾昼夜演出不知疲倦;

有了它,我们曾深入工农劳动调研;

有了它,我们把名利得失看得很淡;

有了它,我们经住了狂风暴雨的严峻考验;

有了它,我们满头银发壮志不减;

有了它,我们回首往事无悔无憾。

 

这一回‘老天爷’大开恩典,咱能在东海龙王大门口再度团圆,

遥望太平洋浩瀚的万顷波涛,我们心头像海浪一样上下翻腾;

让我们抓住这难得的千载机缘,把心里话倾倒在战友面前,

说说你咋战胜重重困难,说说你饱偿的苦辣酸甜,

说说你还有啥事不太如愿,说说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即便你唱一首‘打过长江’的老战歌,战友们也一定竖起耳朵百听不厌,

但愿迎接校庆60周年时,我们在可爱的母校再见!